首页 > 民间故事 > 正文

失窃的奶牛

发布:2017-08-18 10:36:27| 人浏览

  这天早晨,山河镇派出所所长李永年一上班,就接到报案:昨天晚上上夼村的寡妇王秀娟家里的牛栏门被人撬开,养的两头奶牛不翼而飞。

  李永年不敢怠慢,立即前往现场勘察,却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他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多岁,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,问她以往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。

  王秀娟摇摇头说没有。李永年又问了一些问题,便去了村委办公室,找村长了解村里有没有偷鸡摸狗的惯犯。村长说有一个叫牛二赖的光棍,名声不大好,此人好吃懒做,家贫如洗,三十多岁了也没找媳妇,平日弄几个闲钱净顾吃喝玩乐,村里少鸡少鸭的事不用找别人,一准是他。

  李永年叫村长把这牛二赖找来。不大一会儿,牛二赖就耷拉着脑袋来到村办公室。李永年见他鼻青脸肿,眯缝着眼泡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便说:“牛二赖,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?”

  牛二赖头也不抬,瓮声瓮气地说:“知道,不就是因为王寡妇的牛吗?”

  李永年没想到这家伙还挺痛快,便说:“知道就好,你把牛弄哪儿去了?”

  牛二赖说:“我是想偷牛,可没偷成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昨天晚上十一点多钟,我刚把牛栏门上的锁撬开,准备牵牛,忽然从旁边走过来两个人,前面那个低声道:‘谁?你在干什么!’我也是做贼心虚,听到喊声,撒腿就跑。气喘吁吁跑回家里,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我缓过神来,又回到牛栏想牵牛,进去一看,牛已经没有了。”

  “哦?”李永年皱了一下眉头问,“你看清那两个人的面目了吗?”

  “黑灯瞎火的,哪能看得清楚,只看到矮壮和瘦长的两个身影。”

  李永年思索一会儿,又问:“你为什么要偷王秀娟的牛?”

  牛二赖挠了挠头皮说:“这骚娘儿们欺骗我!”

  “她怎么会欺骗你?”

  牛二赖就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几天前,他在邻村偷了一只羊,卖了五百元钱。有了钱,就想到了王寡妇。这小娘儿们长得好看,他做梦都惦记着。牛二赖就找到王秀娟,把五百元钱朝炕上一摔,问够不够。王秀娟看着那沓钱,就同意了他的要求。不承想,牛二赖去的那天晚上,王秀娟竟用酒把他灌醉了,等他迷迷糊糊地醒来,却发现自己睡在王秀娟的牛栏旁。牛二赖想了半天,才想起是怎么回事,知道是被这娘儿们耍了,心里这个气呀,就去找王秀娟理论。王秀娟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。牛二赖憋着气,一连喝了两天闷酒,就决定去把她的那两头奶牛偷出来卖掉,挽回自己的损失,不想刚动手就碰到了人。

  李永年听后说:“你说的都是实话吗?”

  牛二赖指天发誓,说他的确没偷到牛。

  李永年说:“好,先信你一回,不过,在牛没有找到之前,你仍是最大嫌疑人,这段时间不准乱跑,我们会随时来找你,懂了吗?”

  牛二赖点头哈腰地说:“我懂,我懂。”

  回到所里,李永年仔细地想着这个案子,如果牛二赖没有说谎,那么牛就是被那两个“矮壮、瘦长”的人偷走了,可这两个人是谁呢?是本村的还是外村的?他们又把牛偷到哪里?不管怎样,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偷牛的人离不开这附近,而且不会把这两头牛长时间地留在家里,不是被杀,就是转卖。想到此,李永年就布置了两项任务:一是对临近村的养牛户进行明察暗访,查找一下线索;二是对全镇所有个体屠宰户进行调查,看有没有买牛杀牛的。

  紧锣密鼓查了三天,却一点收获也没有。难道是自己判断有误?再想想牛二赖所说的情况,忽然意识到他疏忽了一个重要细节,就是牛二赖怎么会鼻青脸肿?再说事情会那么巧,他刚打开牛栏门那两个人就过来了?看来这小子还没说实话,他一定知道内情,或许还与人打了架。事不宜迟,李永年立即重返上夼村,提审牛二赖。

  村委办公室里,李永年犀利的眼光盯住牛二赖,直盯得他浑身哆嗦才厉声道:“牛二赖,你没有说实话,你应该知道偷牛的人是谁。”

  牛二赖哭丧着脸说:“李所长,我说的都是实话,真不知道偷牛人是谁。”

  “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  牛二赖叹口气说:“唉,李所长,今年我的运气实在不好,喝凉水都塞牙,我什么都告诉你!”

  原来,那牛二赖发现没有了牛后,心里就气得不行,他猜想牛可能是被喊他的那个人偷走了,这算什么,自己撬锁,让别人牵牛。他在牛栏边转了一圈,就想到了王寡妇,想来想去,觉得自己这五百元钱不能白丢了,便决定来个“牛不喝水强按头”。于是,攀上牛栏,爬上了王秀娟的院墙,跳进院子里。他推推家门,没想到门竟没插,轻轻一推就开了。牛二赖心里高兴,奔进卧室就向炕上爬。由于动静过大,惊醒了王秀娟,她大喊一声,拉亮了电灯。这一下,牛二赖又栽了跟头,灯一亮,他发现王秀娟旁边还躺着一个人。那人一咕噜爬起来,二话不说,朝着牛二赖的脑门上就是一拳,牛二赖一下子就被打懵了,也忘了跑了,呆呆地站在那里,那人就跳下炕,对他拳打脚踢,把他打了个半死,给扔了出来。  

  李永年听了是又好气又好笑,问:“你认得那个人吗?”

  “认得,就是经常到村里收购牛奶那小子,没想到他也跟这骚娘儿们搞到了一起。”

  牛二赖说的这个人李永年知道,是个牛奶贩子,叫刘永发,长得满脸横肉。因山河镇是个奶牛养殖大镇,几乎家家户户都养奶牛,刘永发每天都开着一辆农用货车挨村挨户收购牛奶,送往镇里的牛奶加工厂。因为三聚氰胺的事,李永年对刘永发做过调查,因此熟悉。照情形看,牛二赖说得那个矮壮之人,跟刘永发相似,可他是在王寡妇家里幽会,怎能去偷牛?再说,牛二赖看到的是两个人,也不沾边。无论怎样,这是一个重要线索,李永年再次来到王寡妇家里。

  见到王秀娟,李永年也不跟她啰嗦,板着面孔问她奶牛被偷的那天晚上,在她屋里睡觉的那个人,是什么时候来的?

  王秀娟说:“那天晚上没有人在我屋里睡觉。”

  李永年提高了嗓门说:“想不到你还这样刁钻,牛二赖可把什么都告诉我了。说吧,牛到底是被谁偷走的?你要知道,说谎对你意味着什么,别让我多费口舌!”

  王秀娟低下头,心里就骂牛二赖坏她的好事,看来是瞒不住了,便说:“好吧,我全说。”

  因为镇里的牛奶加工厂产品销量萎缩,奶农们的牛奶卖不出去,出现了倒奶现象。为了稳定局势,上边既不让杀牛,也不让卖牛,说是养牛户都会给予补助。可是,给的那点补助对养牛户来说只是杯水车薪,根本起不了作用,眼瞅着养这么两头张口兽是只赔不赚,王秀娟就找刘永发想办法。于是,刘永发就出了个主意,让她先买一份家庭财产保险,然后他再找个弟兄在夜里把门锁撬开,制造个假现场,偷偷地将牛拉走卖掉,让王秀娟报案失窃,这样既得了卖牛的钱,还能索取一部分财产保险金,买牛的本钱差不多就回来了。王秀娟觉得也没有别的办法,就同意了刘永发的行动方案,商定那天夜里十一点来把牛偷走。

  说到这里,李永年也明白了这起案件的过程,刘永发领着一个弟兄准时来“行窃”时,不巧碰到了牛二赖,等刘永发把这个真正的偷牛贼吓跑,让他的弟兄把牛弄走后,他就去和王寡妇幽会了,不想又被牛二赖搅了好事,牛二赖挨打就在所难免了。

  案子是破了,但李永年的心里却感到很沉重……


上一篇:救人中状元
下一篇:牧鹅姑娘
Copyright 故事多多 www.hzy36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. Copyright 2006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
友情链接: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三  线上快三投注平台  快3彩票网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