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民间故事 > 正文

公公爱吃臭豆腐

发布:2017-08-18 10:32:53| 人浏览

 春妮嫁给黑石堰的石大奎是经过千寻思万琢磨的,大奎人好,相貌俊,又不少挣钱。可是黑石堰这个地方她相不中,本来富裕的鱼米之乡,偏挨着一条还乡河。这条河平时没什么,就怕下大雨,一下雨就变成了害人河。她还记得九岁那年,去大奎家玩,正好遇到还乡河发大水,把她卷入洪流,幸亏大奎爸水性不错,把她救了。从此,她就有点害怕这条河了,后来大奎说还乡河早就修了石坝,再大的水也不怕了,春妮这才羞答答地嫁了过来。

  河是不怕了,婚后第一顿家宴上,春妮又遇到了怕的东西。过门第一顿饭,公婆俩人张罗得很丰盛,鸡是山上打的野鸡,鱼是村边还乡河里捞的大青鱼,这可多有滋味。春妮心里正感激二老的苦心呢,就见公公把一个玻璃瓶放在桌上,打开盖子,顿时一股臭味散发出来,天啊,竟是一瓶臭豆腐!

  春妮觉得五脏六腑都翻了个儿,眼前的美食都没了味道。她顾及二老的面子勉强吃了几口菜,就说:“我肚子里不舒服。”扭头进了新房。回房后她这个生气,挑好了丈夫没挑好公公,谁知道公公有这个嗜好呢。等大奎回来,她就气鼓鼓地说:“那个臭豆腐味我受不了,能不能让他老人家别吃了?”大奎有点为难,不过还是答应了。

  晚饭的时候,饭桌上果然没有臭豆腐,春妮午饭没怎么吃,这顿吃得可不少。公公反倒不安稳了,吃几口白饭,就回屋一趟,回来再吃几口,又回了屋。春妮看着挺逗,她放下碗就悄悄跟过去了,只见公公在屋里夹起一块臭豆腐吃得正香!

  春妮一阵恶心,急匆匆回了屋。不大工夫,大奎走了进来,跟她解释说:“我爹不吃臭豆腐,就吃不下饭。”春妮腾地坐起来说:“我听说喝酒有瘾抽烟有瘾,没听说过吃臭豆腐也有瘾的,我见了臭豆腐就吃不下饭,你看着办!”大奎听了,欲言又止。

  第二天早上,一家人还没吃饭呢,春妮就跟公公婆婆说,要分家另过!大奎是个孝顺儿子,闻言直跺脚。还是公公大度,他说:“行,那我们老两口搬到村口的老屋去,这五间大瓦房留给你俩。”村口的老屋可比这五间瓦房差多了。没想到春妮说:“二老身子骨差,瓦房你们住,我们年轻人住老屋!”这下把大奎闹愣了,这是唱的哪出啊,就因为怕臭豆腐?

  等小两口搬到老屋,大奎才明白了春妮的心思。她在老屋开了个小卖部,小卖部跟还乡河就隔着一条石堰。还乡河是条直通城里的水路,经常有船夫路过这里,买个烟打个酒啥的。而且以前在村里开小卖部的七婶搬走了,村里人买东西也来春妮这里。大奎摸摸头,心说:“我媳妇硬是要得哦,比我的脑瓜子强。”

  春妮负责卖货,进货是大奎的事。他拿着春妮开的单子,摇着小船进城按样取货。等取货回来,春妮一样一地地核对,发现多了五瓶臭豆腐:“我啥时让你买这个,脑壳进水了?”大奎老实地说:“是给我爹买的,家里的臭豆腐吃完了,我给他捎的。”春妮听完就不高兴了,说:“这个臭东西,谁也不能吃,给我退了。”说着就装了箱,还拿胶带封了口。大奎泥人也有个土性,他闷声闷气地说:“我去山上看杏林去了,要退你自己退!”说完掉头就走。

  春妮要拦没拦住,就由他去了。杏林这几天正是收获的时节,正需要人把树上的杏采下来,晒在河滩上。如今还乡河的河滩、石坝上,黄澄澄的全是她家的大杏,只要晒干了制成杏脯,十几块钱一斤呢。

  天快黑的时候,春妮早早地锁了门,还乡河人来人往的,她一个小媳妇还真有点害怕。刚刚吃过晚饭,她就听到后院库房有响动,那里装着今天刚进的货,值好几千块钱呢。春妮壮着胆,捡起半拉砖头,把门打开一条缝朝外看。这时候天色阴沉,后院黑乎乎的,影影绰绰看见一条黑影在摆弄库房的锁。春妮忽地把砖头扔出去,同时敲响了脸盆,大叫:“抓贼啊!”那个贼“唉哟”了一声,出了院门就跑。这时候,春妮才发现,院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。

  惊魂甫定,春妮重新把院门锁上,但是再也不敢睡觉了,只好看电视。但是看了几分钟,就见天空霹雳一闪,打起了雷。看样子是要下雨了,春妮想起了外面晒的大杏,慌忙找了袋子,开门去收杏。她收完石堰上的,又收河滩上的,豆大的雨点就下来了。眼看要收完了,她忽然发现脚底都是水,这才想到,还乡河上游下了大雨,所以水涨起来了。春妮慌忙往河堰上跑,哪里还来得及,一个浪头过来,把她扑倒在水里。  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双枯瘦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,拼力把她拉上了石堰。是公公!怪兽一样的河水一到石堰就没了脾气,乖乖地退回去了,黑石堰后的村子安然无恙。两人进了小卖部,春妮正要向公公道谢,忽然看见公公的左胳膊一片青紫,不由想起刚才那个黑影来:“您这是怎么了?”公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老半天才说了句:“天晚了,我还有点事。”说完扭头就走,把春妮一个人晾在屋里。

  半个钟头后,大奎回来了。他在山上看见天气不对,就匆匆回了村。不过他一向孝顺,是先看望了爹娘才回家的。一见大奎,春妮就讲了那个黑影的事,她猜测那就是公公。大奎这回挺痛快,说:“我刚才听爹说了,的确是他。因为臭豆腐吃完了,他想来拿,可是想到你的态度,他只好悄悄拿了就走,谁知竟挨了你一砖头。他本想就这样回去,可是眼见天色要变,就找地方避雨。这不,正好把你救了。”

  这回春妮纳闷了,说这臭豆腐的瘾就这么大?大奎想了想,说: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爹他有毛病。看见那座黑石堰了吗?自打小时候你差点出了事,我爹就约上村里的小伙子们,大家一同砌的。为了赶时间,他们寒冬腊月不歇工,结果他竟落下了毛病,从此失去了味觉,吃啥都没味。不过咱十年九淹的村子就没灾没难了。后来他发现,臭豆腐气味大,滋味冲,能刺激他的味觉,就爱上了这一口,一顿没这个就吃不下饭。”

  春妮听完直埋怨大奎: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?咱爹是村里的功臣啊,其实啊,当时我不让你给他买臭豆腐,是想让他戒掉这一口,只要能戒掉咱们还搬回去,以后岁数大了,还不是要咱们伺候吗?这么着吧,明天你去叫二老来,请他们好好吃顿饭,就算我赔礼!”

  大奎这个高兴,一大早就奔父母那里了。春妮一个人在厨房紧张罗。她爹是城里有名的大厨,家传的手艺,所以这一桌子菜半个小时就做好了。

  二老跟着大奎一进院子,就闻见一股味道,像是闻惯了的臭豆腐,又觉得没那么冲。等春妮把菜上的罩子一打开,三个人才明白过来,原来这些菜是:油炸臭豆腐干,腐乳东坡肉,臭豆腐煎毛豆,清蒸豆腐乳……原本那种浓烈的味道,在油盐酱醋调和下柔和多了。

  大奎看着很感动,他连忙招呼爹娘入座,没想到他爹说:“昨晚我也琢磨了,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爱吃臭豆腐就影响别人啊,所以呢,这臭豆腐我是不吃了。”春妮忙问:“那您吃饭能吃得下吗?”老人呵呵一笑,从兜里掏出一串朝天椒来:“换它啦,这东西比臭豆腐可厉害多了。”

  婆婆问春妮:“妮子,你做菜的时候不怕那个味儿?其实我也受不了啊。”春妮笑着一仰头,大家这才看见,她鼻孔里塞了两个棉球!


上一篇:神奇的海螺
下一篇:烟枪村长
Copyright 故事多多 www.hzy36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. Copyright 2006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
友情链接:快3网  线上快三投注平台  快3网  快3权威投注  快三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